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固废 > 正页

露天烧垃圾 京城黑雾弥

12369.org chnlive.com 时间:2013-05-14 11:13:22作者:佚名 来源:环境与生活杂志

摘要: 最让人忧心的是,住在黑桥艺术区的张延表示,她曾接到过匿名恐吓,警告她不要再管黑桥村垃圾的事。...

露天烧垃圾  京城黑雾弥
——实地探访北京雾霾之源

来源:环境与生活杂志  本刊记者 朱艳  

5月4日,北京黑桥村通往黑桥艺术村的马路两旁垃圾遍地,图中一位妇女带着小孩子,沿着散发恶臭的垃圾堆前行。   

朱艳/摄

 

    在北京的雾霾来源中,垃圾露天焚烧是一大黑雾源头。以北京朝阳区的富力又一城住宅小区和黑桥村两地为例——前者是被乡村包围的城,后者是被都市包围的村,但同样存在垃圾露天焚烧。两地居民深受其苦,多次通过媒体反映情况,但问题迟迟未能解决。近日,《环境与生活》记者实地探访,以探寻问题症结所在。


    垃圾露天焚烧不但排放二氧化碳,还会产生二恶英、多环芳烃等20多种有害物质。美国环保署在1998年就指出,垃圾露天焚烧所产生的二恶英,是现代化垃圾焚烧炉所排放二恶英的2000~3000倍。甚至一个家庭的垃圾露天焚烧,产生的有害物就相当于一个正规的大型垃圾焚烧厂!《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明文规定,垃圾露天焚烧非法。
    然而,在首都北京,垃圾露天焚烧却屡禁不绝。

黑桥艺术区C区大门正对面就是一个垃圾堆    朱艳/摄

 

小区周围烽烟四起
    “富力又一城”楼盘位于北京东南五环化工桥东侧,隶属于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占地面积约36公顷,共有7133户居民。“小区很漂亮!如果没有烽烟四起的垃圾焚烧的话”,这是许多到过这里的人的一致感受。
    蓝山是居住在富力又一城的自由撰稿人,2011年,她的儿子一岁时被确诊患有过敏性鼻炎。后来她才知道,小区里的许多孩子患了这种疾病。2012年入夏以来,小区附近每晚都在烧垃圾,蓝山家里的窗户根本不敢打开。忍无可忍的蓝山在小区网站上找到了网名为“战斗员”、“李铖”、“大师”的邻居。这几位年轻的父亲与蓝山“同呼吸、共命运”,决定一起行动,与垃圾露天焚烧行为斗争。
    蓝山和这几位“战友”常常在深夜巡查垃圾焚烧点,试图找出焚烧垃圾的人。同时,蓝山频繁与各级政府部门沟通,并在微博上发布现场照片,呼吁媒体关注。他们打探出焚烧的垃圾来自附近的工厂、村庄、废品收购站,垃圾成分以塑料居多。“好几次看到废品收购站的人在露天焚烧胶皮,以取出金属内芯,但我们无权进入他们的作坊,只能在投诉的同时眼巴巴地看着冒着毒烟的胶皮烧尽。”“李铖”说。
    在蓝山他们与环保组织、媒体的共同努力下,富力又一城周围的垃圾露天焚烧一度消停了。然而好景不长,不久之后又死灰复燃。蓝山和丈夫只好带着3岁的儿子离开北京。
    4月20日,《环境与生活》记者来到富力又一城,与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毛达、富力又一城的住户“Fly”和“缪”等志愿者一道,探查垃圾露天焚烧的情况。

一只白猫在黑桥村“著名的黑屋子”里觅食   朱艳/摄

 

“想交垃圾处理费都没人收”
    来到富力又一城,记者一行能清晰地闻到一股焚烧塑料夹杂金属的气味自南而来。记者沿着富力又一城东南的河流,即朝阳区豆各庄乡和黑庄户乡的界河,走到富力又一城南面的萧太后河沿岸,一路发现七八处垃圾焚烧留下的痕迹。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棵大树都快被烧死了。
    下午3点左右,记者在富力又一城正南方向的马家湾村牌坊,找到了一处火堆,但点火的人已不见踪影。火势很大,一时难以扑灭。接到举报后,豆各庄乡城管分队书记柳宝文驱车前来。柳书记表示,很愿意与大家合作,消灭垃圾露天焚烧现象。在大家的要求下,柳书记请旁边工厂的工人协助,引水把火浇灭了。大约40多岁的柳书记一直强调:他就是本地人,现在马家湾附近的环境已比他小时候好多了。
    柳书记的话得到旁边工厂里一位本地小伙子的印证。这位小伙子告诉记者,自从3年前马家湾村被拆迁后,村民住进了旁边的朝丰小区,但原址却一直没建任何东西。记者看到,马家湾村除了几座孤零零的小型工厂外,就是埋在野草和垃圾中破碎的地基。在这种状况下,“我们想交垃圾处理费都没有人收。”于是,在垃圾没有人收集和处理的情况下,住户和工人就将垃圾倾倒在空地上,垃圾量大了之后,就点把火烧了。

在朝阳区富力又一城正南面的树林里,一堆垃圾刚被烧尽,上面又被倒上了新垃圾。   程新皓/摄

    5月4日下午,在黑桥村,一辆小货车运了一车黑色塑料袋扔向马路边,黑色塑料袋散发着餐厨垃圾的味道。旁边的黑屋子就是平时装垃圾的地方。   朱艳/摄

 

黑桥村夜半冒黑烟
    在北京市东北五环外的朝阳区崔各庄乡,有一个叫黑桥村的地方也正饱受垃圾露天焚烧和乱堆放之苦,与富力又一城可谓同病相怜。
     像北京798、草场地一样,村里的黑桥艺术区吸引了不少艺术家住进来。2012年3月,从事服装设计工作的张延女士发现,黑桥村垃圾露天焚烧非常多,仅一条路上就有六七个垃圾房,房子里的垃圾常常肆无忌惮地燃烧着,房子的三面墙都被熏黑了。后来,她把屋子戏称为“著名的黑屋子”。让张延忘不了的是:“有一天下午,我开车来到丈夫的画室,突然看见前方黑烟滚滚,一群放学的孩子在黑烟前走过,这个景象把我惊呆了,我都顾不得拍照,因为它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张延说,她知道垃圾焚烧会产生二恶英等致癌物时,她开始担心这些农民工子女的健康和整个村子的生存环境。
    与富力又一城的居民不愿暴露真实姓名不同,张延和其他住在黑桥村的艺术家通过实名举报、联系环保组织和媒体,期待能解决此事。在他们的努力下,朝阳区市政管委监督科科长王立维亲自到黑桥村现场调查,并督促村委会将垃圾房刷成白色,接受社会的监督,防止有人再次焚烧。然而,现状却是——在那些没刷白的垃圾房里,垃圾依旧在燃烧,只是焚烧的时间改到了半夜或凌晨。
    5月4日,《环境与生活》记者来到黑桥村,过了电影博物馆不久,公交车把记者从繁华都市带到了一个乱哄哄的小镇,仿若隔世!“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个空旷又舒适的地方呀,如果没有到处蔓延的垃圾的话。”2007年入驻黑桥艺术区一号院的画家徐鸿鸣说,“那时候这里很有乡土气息!推开窗,就能看到绿油油的田地,晚上还有青蛙和蛐蛐的叫声。”
    记者看到,离黑桥市场车站不远处就有一座著名的“黑屋子”,垃圾堆得不太高,想必早上刚被清理过,不过还是溢出了屋子,一只白猫在其间觅食,空气中充满了腐臭的味道。类似的垃圾房,黑桥村一共有32个。

4月20日下午,在朝阳区豆各庄乡马家湾村,一堆垃圾烧得正“欢”。   毛达/摄


撞见货车拉着垃圾来扔
    通往黑桥村艺术区的南北向马路特别宽,路左边是一条绵延的水沟,水很臭,上面浮着垃圾,水沟的边上就是住户,以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居多。与《环境与生活》记者同行的环保志愿者陈鸿儒已是第四次来黑桥村了,她告诉记者,水沟肯定被整修过,以前水沟里的垃圾很多,堵得水流不动。后来记者从徐鸿鸣那也得知,投诉以后,当地政府的确清理了水沟,“就把沟掏一掏,根本没解决问题,说是没钱了。”
    沿着马路走,右边忽而是树林,参天大树的树根常被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淹没;忽而出现一所黑屋子,垃圾不太“安分”地待在附近。令记者吃惊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和垃圾超乎寻常的“亲密”:一个妇女带着三个小孩走路,就贴着黑屋子走,仿佛根本闻不到垃圾散发的恶臭味;一位中年妇女站在黑屋子旁边的垃圾堆上淘“宝”;一家老小站在垃圾堆旁边开心地聊天……
    徐鸿鸣说,夏天走过这条马路时,不但臭气熏天,还会有密密麻麻的小虫子撞到脸上,“像沙子打在脸上一样”。徐鸿鸣反映,晚上,常有住户将垃圾直接扔到路中间,扔了就跑。
    当天,记者亲眼看到一辆货车拉着垃圾来扔。垃圾用黑色塑料袋装好,被扔到黑屋子里。在记者的追问下,男司机坦承黑色袋子里是生活垃圾,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士则有点不好意思地选择沉默,货车飞速地离开,留下散发着餐厨垃圾味道的黑袋子,湿湿的。
    艺术区一号院位于马路尽头,紧邻环形铁路(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环行铁道综合测试基地)。陈鸿儒发现,在短短几个月内,在一号院西北侧露天垃圾堆放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座墙面刷满灰色水泥的房子,“原来这里是块空地,上面有两个垃圾堆,投诉多少次也没人管,上次管了管,黑桥村挺负责,把垃圾清走了,但是东坝乡的垃圾又来了。”徐鸿鸣所说的东坝乡垃圾,是黑桥村东北方向一块约30亩的空地上堆放的建筑垃圾。据说,这片地属东坝乡后街村,又因紧邻环铁,铁路部门也曾禁止过垃圾堆放,但没啥效果。

    4月20日,在北京富力又一城小区附近的马家湾村,豆各庄乡城管分队书记柳宝文在和居民、环保志愿者讨论垃圾露天焚烧问题。   毛达/摄

 

“只要几万元就能解决”
    5月4日,记者一行走遍了整个黑桥村的街道,没有看到一座去年刷白的屋子。“又被烧黑了。”陈鸿儒说。租住在当地的外地人告诉记者,烧垃圾还是常有的事,只是不那么无所顾忌了。
    与此同时,富力又一城的居民反映,垃圾还在继续烧。5月5日凌晨,当地网友“Fly”发了这样一条微博:“夜幕降临,首都的五环外又充斥着烧垃圾的味道。投诉城管遭推诿的情况下,无奈开车出去寻找焚烧点,果然找到一个,位于朝阳区黑庄户乡扬州水乡。”
    第二天上午9点,该微博得到了市长热线12345的回复,表示会查办。但“Fly”有点悲观:“不从源头上治理,垃圾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
    深受垃圾之害的徐鸿鸣也在思考解决之道,“政府说已经投资了300多万元,还要申请1000多万元来治理。我认为只要几万元就能解决。”徐鸿鸣举例,以前黑桥村很多小广告,现在没有了,方法就是执法人员把小广告人员的手机网络给关了,让他们用不了手机。他认为处理垃圾最好的办法是安装摄像头,再去一一问责,追查垃圾车的牌照,而装摄像头的费用只要几万元就够了。“从源头上禁止的成本比一次次地清理要低。”
    然而,为什么看起来并不难的垃圾堆放和露天焚烧问题总是治理不好?环保组织“自然大学”的工作人员陈立雯分析,“举个数字,最初黑桥本村的人口不到2000,现在村子的人已有20000多了,原来的垃圾清运车是6辆12个人,现在还是这些。”
    另据国家某研究机构的一位工程师透露:“这些郊区乡村,在财政上未完全纳入北京市政府管理范围,乡里本来有一支环卫队伍,所以,市政管委不好全部接收,权衡后采用拨付运费的形式给予乡里支持。所以,乡里有可能是偷偷焚烧,以省下经费自用。”住在富力又一城的“Fly”认为,这个说法比较接近真相。
    最让人忧心的是,住在黑桥艺术区的张延表示,她曾接到过匿名恐吓,警告她不要再管黑桥村垃圾的事。

黑桥村,接近环铁的地段堆满了建筑垃圾,旁边是飞驰而过的列车。   朱艳/摄

作者:佚名 来源:环境与生活杂志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注意:请各位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以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本网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请各已注册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本网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和修改所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栏热门
  • 生态环保法务网(www.12369.org) © 2020 版权所有
  • 主办:生态环保法务网(12369.org 12369.hk chnlive.com)
    战略:《环境与生活》杂志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意库创意园22栋
    在线微信免费咨询服务:c1473488432业务热线:13798059506 微信:c1473488432
    注意: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及媒体等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若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生态环保法务网拥有广州市专业生态环境专业律师、中科院环保专业团队,可以解决企事业单位在生态环境上各类型政策法律法规和技术各种疑难杂症问题
    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4074321号
  • 2006-2013 ©大环网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