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清 > 正页

大树进城 七成难活

12369.org chnlive.com 时间:2013-04-16 16:19:36作者:林吉洋(台湾) 来源:环保与生活

摘要:3月10日,本文作者和他的同事作为“自然大学”的志愿者从北京出发,在当地林业专家的带领下,走访了几个“大树进城代表作”,并在调研路上发微博,呼吁重视保护大树,得到网友广泛响应。国家林业局也于3月12日“植树节”那天,明确表明了“反对大树进城”的立场。 ...

郑州市区移植大树追踪调查

环保与生活  林吉洋(台湾) 撰文/摄影

       一排古老的银杏树,默默地站在郑州市京襄古城遗址公园内寂静的一角。

       近年来一些城市提出建设“森林城市”,这本没错。但个别地方为求快,大搞“大树进城”、“大树移植”,结果导致树木死亡。北京民间环保组织自然大学森林项目认为,“大树进城”是城市绿化的畸形产物,同时也破坏了森林生态系统。3月10日,本文作者和他的同事作为“自然大学”的志愿者从北京出发,在当地林业专家的带领下,走访了几个“大树进城代表作”,并在调研路上发微博,呼吁重视保护大树,得到网友广泛响应。国家林业局也于3月12日“植树节”那天,明确表明了“反对大树进城”的立场。                           ——编者

       古人相信万物有灵,大石头或者大树往往被视为自然力量的象征。笔者记忆里,老家村里的人会为大树绑上红带子,大树下不仅是小孩嬉戏的乐园,也是村民集会议事的地方,更是自然信仰的所在。大树下往往会有一尊香炉,俗称“大树公”,虔诚的村民在路过时会向“大树公”鞠躬行礼。有的地方信仰更虔诚,每日由各家各户轮流奉祀,香火不断。或许有人会觉得这种泛灵论信仰愚昧可笑,但数千年的文明积累让古人相信人的力量有限,大自然力量难以预测掌握。
       3月10日,笔者与同事作为“自然大学”的志愿者从北京出发,到河南调研。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河南小组(别称“绿色中原”)从2009年开始,长期关注郑州市京襄古城遗址大树园、绿博园、古树苑三个园林的“大树进城”问题。大量老树被移植到城市重点绿化项目与新建小区的楼盘,志愿者怀疑,其中甚至有古树盗采自森林保护区。  

大树被迫离开故土
       河南农业大学园艺系毕业的彭保红退休后投身环保事业,现在她是“绿色中原”团队里最关注“大树进城”的志愿者。她带领我们来到荥阳市(郑州市属县级市,位于郑州市区往西15公里)的京襄古城遗址公园,此处是古代郑国的城墙遗址。河南小组的志愿者在园区一侧,发现了皂角、朴(pò)树、银杏、女贞等上千棵名贵古树。
       根据彭保红的调查,这些大树从山里被盗采下山后,经商人收购集中在此,准备卖给郑州附近的建筑开发商。园内有些大树已被某些开发商订购,并在树干上喷上红漆,标明小区位置以供将来再次移植时识别。
       目前,志愿者已向河南省森林公安局举报,已经立案并等待调查。彭保红无奈地表示,2013年1月至今已举报三四次,森林公安局的调查尚无结果。

    北京密云县的一个村子里,一棵大树被缠上红布。这种让路于大树的“人树和谐”,让人备感珍贵。

移植大树存活率仅三成
       同行的河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专家董云岚教授悲愤地指出,移植大树绿化城市的行为无知且愚昧,每棵大树在原生地都有保护生态、涵养水源等不可取代的作用,这是数百年演化来的生态平衡,大树离开原生的水土也会失去生命的平衡。
       董教授说,移植的大树存活率只有30%。事实上,“被进城”的大树很多都是靠自身的生命力在维持,大部分会在数年内枯死。“我们在城里如果看到1000棵大树存活,就意味着背后有3000多棵大树牺牲了。”彭保红激动地形容道,大树被商人“砍手断脚”后,按照10多万元到几十万元一棵的价格卖到城里,只是为了给城市“锦上添绿”。
      不 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当笔者走在这个大树转运场里,感受到的不是生命的欣荣,而是死寂的氛围,是上千棵大树在寂静地等待死去。断去手足,失去枝叶的庇护,古老的躯干已衣不蔽体,默默地承受着风雨,萧瑟的风声听起来像大树的悲鸣。待在那个犹如坟场的空间里,内心唯有不舍,感叹大树的无辜。
      近些年,环保意识逐渐抬头,催生了一股植树绿化的风潮。但轰轰烈烈的背后却是无知畸型的植树运动。
我们来到“大树进城”的另一代表作——郑州绿博园。绿博园是在全国各地收集景观植物、移植大树做园艺景观展出的大型户外博物院。
      “银杏分布在长江流域,是中国独有的代表树种,生长在大山沟中。300年树龄的银杏如今被移植到绿博园门口,沦为站岗卫兵。”董云岚指着绿博园门口的银杏说。绿博园内高挂着电子屏幕,写着热烈庆祝绿博园刚通过认证,正式升格为“四星级观光旅游景点”。
      志愿者质疑绿博园不但没宣传正确的绿化观念,反倒为“大树进城”推波助澜,绿博园的    项目无异于伤害天然林的生态环境,绿博园内的大量古树极有可能从天然林区非法盗采而来。

      京襄古城遗址公园内一株被移植来的老树,如今已经死去,仅存功能是作洒水器支架。

上千大树多已死去
      绿色中原的前一任组长——崔晟,本职是中学音乐老师,长期关注郑州的河川与环境问题。他自嘲说,因为参与环保经常与政府“打交道”,他成为学校领导关心的“问题老师”,虽然有人投以异样眼光,却也有人默默支持,逐渐扩大了护树志愿者的队伍。
       崔老师带笔者一行到郑州市惠济区政府旁的绿化项目——“古树苑”调研。这是区政府引以为傲的“绿化政绩”。2003年,惠济区政府开始打造这座占地100多亩的“古树苑”,对外号称园区收藏了上千棵数百年的古树。10年来,崔老师每次到“古树苑”都会数数古树,根据他长期观察计算,上千棵古树大多已经死去,当年的第一批仅存8棵,现在的大部分是后来重新移植的。“河南大别山的白蜡树几乎绝种了。”崔老师抚摸着一棵800年树龄的白蜡树有感而发。移植的古树初期还能靠自己的能量维持几年生命,一旦气力耗尽,就像垂暮老人一样衰弱,病痛缠身然后死去。
       对绿色中原志愿者而言,古树苑是“善意的恶果”——人类以植树绿化、移植保护为名,实则残害大量古树。当地志愿者多次通过行动,呼吁地方政府与企业停止这种盲目的绿化运动。但是,古树进城仍然没有减速的迹象。
       古树苑对面是一处正在建设的新楼盘,主打“庄园级别墅区”概念,几棵大树萧瑟地站在等待施工的黄土上。崔老师反问:“难道这就是我们理想的社区吗?”很多人未曾了解到,理想中大树林立、绿意盎然的社区,背后竟然有这样的秘密——买房者的一部分付款,辗转到了盗采大树的商人手中。
       笔者追问:“有关单位难道不知道大树来源?”崔老师笑了,在他看来,到庄园级别墅看屋的人就像我们一样良善单纯而无知,不会去想还在施工的楼盘怎么会有这么多百年大树。
由于环境空前恶化,各地政府正加大美化环境的力度,古树进城的运动正处于鼎沸阶段。
       以平原地形为主的河南,古树不多,那么多古树从何而来呢?崔老师透露,它们大多来自湖北,且多从保护区盗采得来。

    京襄古城遗址公园内,有的大树被断去手足,失去枝叶的庇护,古老的躯干已衣不蔽体,有的只剩下树头裸露在外,透着一股死寂的氛围。

听神农耕者讲述盗林内幕
       为了弄清楚入城古树的来源,笔者一行又前往湖北神农架。神农架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为当今北半球同纬度内陆地区唯一的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被誉为“绿色宝地”。
       在前往神农架林区的路上,笔者一行经过湖北省十堰市房县,那里是神农架的北大门,随处可见贩售大树的露天卖场。笔者3月13日抵达神农架林区木鱼镇,见到了神农架林区的护林志愿者——“神农耕者”。神农耕者不愿透露真实姓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外面的环境太糟糕了,我不希望神农架也变得跟外面一样。”他说这话时平静自然,却让笔者心里微微一震。
       神农耕者自小在神农架林区人迹罕至的深山中成长。山上的夜微冷,他不时拨动柴火炉。我们一边烤火喝茶,一边聊着林区内盗采林木的问题。他说曾经目睹有人在深山内无人居住的区域盗木。
      “三五个人,一个晚上就可以偷走树木,名贵一点的大树不说,80~100年的树木就可以卖到5000~10000块钱。每个人分几千块。”农民收入有限,有的就只能靠盗猎盗采林木增收。
       “贵一点的都有人买,有人买就有人盗。”据他描述,盗林只有几个人做,把大树去顶,只留树根主干,连夜运送下山。一棵古树万把块钱,进了城就翻了好几番,几十万元地卖!但是,盗树的农民没有进城卖古树的胆量,就想挣点力气钱,拼一次就是外出打工一个月的工资。
       神农耕者介绍,盗猎盗林的人大多是当地熟识的面孔,有些还是亲戚朋友。“我心里很纠结啊!”他苦涩地说。
       笔者猜测,很多人也许就靠这个养家糊口,才会铤而走险。但神农耕者不以为然:“我没这样搞,我还是活得好好的!”
       “森林与生态多样性是神农架最重要的资产。毁了神农架的好山好水,谁还愿意来这儿观光旅游?”对神农耕者而言,保护刻不容缓,因为盗猎盗林的农民并不知道神农架的真正价值,伤害环境终究不会繁荣地方,而是使神农架林区的生态旅游走向衰亡。“如果能把神农架环境搞好,农民根本不用到外面打工!”

林业部门称没时间见面
      神农耕者回想以前在山里牧羊,野生动物随处可见,而现在只能在餐厅的餐桌上看到野生动物。“你信不信,我现在打一通电话就可以叫人送上门?”他无奈地说。现在的神农架,公然盗猎盗林已经到了失控地步,钢丝套、捕兽夹和各式陷阱遍布山区。更骇人听闻的捕猎方式是以铜线接上电动车的电瓶,绑在野生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动物碰上电线就立即被电死。
      他说,其他上山采集或盗猎的农民也经常误触电网,轻则被电晕,重则毙命。这种事情在神农架早已不是新闻,众人皆知。
      第二天,神农耕者带着笔者一行上山,一上午拆除的钢丝套与各种捕兽陷阱就有十余个。他说,我们只走了一个山头,面积还不到神农架林区的1%,这种捕兽陷阱在神农架山区到处都是,路过的动物一旦被套入,便无法逃脱,有的动物甚至会把自己的肢体咬断,以求脱身。
      “只靠罚款不能解决问题!”他认为,如果不降低市场对大树的需求,就无法解决盗林问题。如果不遏制游客消费山产野味的需求,就无法让捕兽陷阱绝迹。“银子是白的,眼珠子是黑的,眼睛看到银子会发亮的。”神农耕者冒出了这么一句。
      当天,我们打电话给当地林业单位,反映在来神农架途中发现店家销售大树,以及在山上见到捕兽器,想知道林业单位对这些现象的说法。然而,电话那头回复太忙了,没时间见面。

变了味的退耕还林  
      神农架林区本是一个兼具生态保护与旅游功能的保护区。但许多私人设立的旅游景点,正在掠夺各种生态物种作为对外营业的展示项目。“竭泽而渔”的观光发展方式,正快速扼杀神农架的生态旅游前景。
      据神农耕者透露,神农架因“神农氏尝百草”的传说而得名,有脑筋动得快的人便以此为噱头,在山上滥挖野生药材,被移植的物种死去后,他们又四处收集新的野生草药补上,导致该物种植物正快速减少。
       另外,政府推动的退耕还林政策,本意是渐渐修复已开发的耕地,回到天然林状态,但政策落实到地方往往变味。各种破坏行为,正在蚕食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退耕的农地上种植了大面积的单一树种,见得最多的是茶树与板栗,还有某烟叶公司大规模种植的烟草。烤烟还需要大量砍伐木材作为燃料。然而,种植单一树种会使森林失去恢复生态的功能,违背了退耕还林政策的本意。
      神农耕者告诉我们,此行只是匆匆一瞥,连大山都还没踏进去。我们相约在网上持续交流、相互勉励。在多数人明哲保身时,少数人为了守护乡土、保护环境勇于打破沉默,他们的朴实与勇气令人敬佩。

作者:林吉洋(台湾) 来源:环保与生活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注意:请各位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以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本网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请各已注册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本网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和修改所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本栏热门
  • 环保大众网(www.12369.org) © 2019 版权所有
  • 主办:环保大众网(12369.org 12369.hk chnlive.com)
    指导:广东环境志愿者指导委员会 战略:《环境与生活》杂志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市桥东环路156号之一尚杰科技大楼5楼501
    在线QQ:1473488432 Email:[email protected] 业务热线:13798059506 微信:c1473488432
    注意: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及媒体等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若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环保大众网拥有环保技术和环境法律等专家团队,可以解决企业除臭、废水、废气和噪声,土壤重金属治理等环保技术难题,以及接受环保法律咨询等。
    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4074321号
  • 2006-2013 ©大环网 维护